民主资讯网打造中国综合资讯第一站!|在线编辑QQ:|

广告投放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民主资讯网

民主资讯网

热门关键词:
民主资讯网

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民主资讯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09
摘要:原创 看理想编辑部 看理想

原创 看理想编辑部 看理想

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

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

"
悬疑推理的谜面或许是个体受害者的悲剧,但谜底却是社会和时代的悲剧。
"
今年夏天的关键词之一,“迷雾”。
“迷雾剧场”系列悬疑剧集,自《隐秘的角落》大热(豆瓣8.9,80万人评分),到这一季的收官之作《沉默的真相》(豆瓣9.1,38万人评分),皆为叫好又叫座的口碑之作。
穿过悬念设置的重重迷雾,我们窥探到了那些“坏小孩”内心隐秘的角落,也从沉默的往事里,剥离出了残酷的真相。
两部剧集,既有着极强的戏剧冲突和悬念设置,又都不动声色地融入了对现实问题的讨论和批判,也让“悬疑/犯罪/推理”这一类短剧集进入了大众视野。
为何这一故事类型与美学在当下引发了如此广泛的讨论与共鸣?悬疑剧集的大热,又反映了当下社会的何种症结与现实问题?
1.
社会派推理
有意思的是,两部悬疑剧集的焦点并未完全放在谜团和悬念设置上。
《隐秘的角落》一开场,我们就已经知道是张东升把岳父母推下了山崖;《沉默的真相》剧集过半时,观众也不难推断出隐藏的“罪犯”到底是谁。
比起其他高潮迭起,反转之后又有反转的悬疑作品,两部剧集所吸引我们的,已经不是简单的凶手是谁、到底能不能抓到这样的问题。
而是让我们进入到了一种更为日常的语境里,甚至暂时与疑犯共生,看着他们是如何在挣扎在社会的漩涡中,又是如何一步步滑向黑色的深渊。
网络上许多评论,将《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两部剧集称为是“社会派推理”的杰作。这种不倚重诡计和推理,而是注重刻画人物的性格和在这种性格之下的行为的作品,确实是典型的社会派推理。
而回顾“社会派推理”这一类别的起源与发展,恰恰与当下有着非常相似的勾连。
谜(mystery)是人类永恒好奇的命题,但解谜真正成为一种类型文学,还要追溯至19世纪的英国。“推理小说”的称呼来源于日本,其实它原本在西方的称呼为“侦探小说”(Detective Story),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福尔摩斯。
古典时期的侦探小说,往往是“一件凶案、一具尸体、一群嫌犯、一名神探”的模式。侦探小说的起源,与熟人社会的瓦解和现代社会的兴起有关。在满是陌生人的大都市,罪恶有了天然的藏身处。
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在《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里提到,古典侦探的代表作,爱伦·坡的小说就与英国的工业化和都市空间有着紧密的关系。
台湾文学研究者陈国伟也曾撰文指出,推理小说后来在日本的发源,恰恰也与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东京整体重建为现代大都市的转型阶段相吻合。[1]
江户川乱步以震后东京的新都市地景与日本独特的和式居住空间为基底,创作了最初的密室杀人事件,被誉为是日本推理小说奠基者。
1935年,日本小说家木木高太郎(也是他将“推理”这一词发扬光大)提出,推理小说是具有猜谜性的文学作品,这种猜谜性越充分,作品就越有艺术性。当然,这一说法在后来引发了长久和巨大的争论。
这种以解谜为核心和主题的推理小说,在日本被称为“本格推理”(纯正的推理小说),也就是“本格派”。
推理小说往往围绕三个层面的问题进行讨论——
1、是什么?(凶手是谁?)
2、为什么?(动机是什么?)
3、怎么做?(诡计是什么?)
但本格推理更多关注于智力博弈,强调逻辑至上的推理解谜,一般只在凶手和诡计上进行深入的讨论,而对动机的理解往往停留在“给个理由就行”的层面。
类型文学作为商业文学的一种,往往非常贴合时代的脉络,比如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1930s-60s)正是科技和新发现层出不穷的年代;冷战时期,谍战小说则达到了顶峰。
在二战后,“本格派”之外,另一类型的推理小说开始在日本崛起。这时的日本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又弥漫着浓重的反思的氛围。
上世纪50年代,松本清张创造了一种不以诡计为卖点、注重揭示社会和人性阴暗面、有着强烈写实主义风格的,影响了日本推理乃至整个文坛的推理小说,后来被称之为“社会派推理”。

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

《祈祷落幕时》,原著 东野圭吾
东野圭吾的《恶意》,被视作社会派推理的代表作之一。作品在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就明确地指出了凶手是谁——凶手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却对犯罪动机含糊闪烁。他明确地告诉警方,自己别无他求,只想速死。在之后三分之二的篇幅里,“犯罪动机”成为了唯一的悬念。
淡化谜团,淡化凶手的身份,把关注点放在犯罪动机上,这在之前的推理小说里是非常罕见的。动机是犯罪的根源,牵扯到了人性层面的问题。
即便绝大多数读者对于人性的探讨不感兴趣,他们也会对其阴暗的一面暴露在阳光下津津乐道。
2.
恶只是一种“单纯的极端”
许多传统侦探小说里,读者的视角往往就是侦探的视角,随着判案过程推进,最后既有解开谜题的兴奋,也能得到正义感。
脸谱化的角色,往往也是类型小说的一大限制。以松本清张开始的社会派推理,往往不再是传统的英雄侦探与诡诈反派之间的简单二元对立。破案的人很多时候不是侦探也不是警察,反而是医生、司机这样的普通人。

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

《松本清张特别篇:买地方报的女人》,原著 松本清张
案件往往就发生在最日常的生活语境之中,通过这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松本清张呈现了一幅日本社会的群像,社会地位低下的愤懑男子、寂寞无助的女子、没有出头之日的小社员、徒有聪明才智却时运不济的倒霉蛋……
凶案的核心并不是社会正义面与邪恶面的较量,而是普通人善恶一念之间的撕裂,那些“有故事的人”,那些心中的种子如何在无人看见的角落生根发芽。
《隐秘的角落》里让人印象深刻的场景,往往不是多么悬疑惊悚的镜头,而是在吃糖水、吃馄饨、喝汽水这样的生活场景之下,人与人之间的焦灼与挣扎。南方小城镇那种夏天的潮湿、粘腻和酷热,以及随之而来的烦躁和麻木。

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

《隐秘的角落》
正是这些再普通不过,似乎我们生活里都会出现的场景,再叠加上一系列阴差阳错的巧合事件,让我们可能生活中一闪而过,或者甚至是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想法;这些细小的秘密罪恶,越过麻木和日常,赤裸裸放大曝露出来,来凸显人性的恶。
悬疑剧的大热,或许也是因为虚构文本的高普及性,因为剧集本身有着大量现实报道里难以囊括的细节,能用大篇幅来完整展示人物的心理和行为动向。
又因为人物的遭遇不涉及真实的苦痛,我们得以通过这个安全的距离,来进行各类的假设讨论、观念思考和审视自身。
就像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在《平庸之恶》里写,“恶绝不是‘根本的’,只是一种单纯的极端,并不具有恶魔那种很深的维度。恶正犹如覆盖在毒菇表面霉菌那样繁衍,常会使整个世界毁灭。
‘恶是不曾思考的东西’。思考要达到某一深度,逼近其根源,因为那里什么也没有,只会带来思考的挫折感。这就是恶的‘平庸’,只有善才有深度,才是本质的。”
3.
谜面是受害者的悲剧,
谜底是社会和时代的悲剧
《沉默的真相》没有《隐秘的角落》那样生活化以及地域特征的场景,但在人物关系和社会层面铺得更加宏大。表面是在挖掘犯罪动机,但实际上试图挖掘的,则是社会问题的根源。
责任编辑:民主资讯网

相关阅读

民主资讯网
民主资讯网

Copyright © 2012-2013民主资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苏ICP备14047200号

本网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此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在此刊登,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如发现错发、侵权等行为,请向在线编辑反应,本网将尽快删除。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